种族歧视:英文中那个“N”打头单字的历史与争议


这个「N」字不断出现在1995年美国足球明星OJ辛普森的疑似杀妻案的审判中。

“这是英语中最龌龊,最肮脏,最可憎的单词”。


那是1995年时美国检察官克达登(Christopher Darden)对这个“N”字打头单字不断出现在美国明星OJ辛普森疑似杀妻案审判中的评语。


今日英语世界中很多人同样如此认为。


最近,还出现过一个美国大学教授在讲授中文填充词“那个”时被学生投诉,并遭校方停课调查的事情。


对我个人来说,听到这个字让我全身发抖,让我想起父亲所讲述当年的故事:他去利物浦看曼城足球赛,在街头遭到种族主义球迷的追逐,耳边传来的就是“N字开头的羞辱词语”。


今年七月,BBC由于在一份有关种族歧视攻击加剧的报道中完整使用了这个众多人仍为无法启齿的龌龊“N”开头单字而收到18600多份投诉。


事发最初,BBC一度为决定辩护,时任总裁霍尔(Tony Hall)随即道歉,并称这是完整使用“N”字是“错误”决定。


这一事件也导致BBC九月底向全体员工发布了最新有关媒体如何应对种族主义的语言的指导政策。


现在,BBC的报道中“若要使用强烈的种族主义语词,都需有特殊编辑理由”,并且必须由公司区域层级主编亲自批准。


这个种族岐视字眼所涉及的争议先摆在一边,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事,这个词的使用可以一直追溯到贩奴时代的历史。


贩奴历史溯源


1619年夏天,一艘海船抵达美国弗吉尼亚的一个港口,船上载有约20名非洲人,她们捆绑着,作为奴隶出售。


这是历史上美国奴隶制的第一笔交易记录。当时非洲人被以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中的“黑色”来指代,而西班牙文和葡萄牙文中的“黑色”就是这个英文后来“N”开头单字的前身。


英国伯明翰城市大学,黑人历史教授凯安德鲁斯(Kehinde Andrews)说:“这用词,确实是与非洲人不是真正的人类之观念有关。”


“当时,非洲人被认为更像是种动物,而非人类。他们被视为可被买卖的动物,可以丢到船上卖到外国,实际上没有任何权利。”


“因此,使用N字,基本上就是在说,这个词当时如何用来指涉黑人。所以我希望大多数人明白为何这个字眼是这样有问题,并严重冒犯他人。因为现在这个字仍被用来指涉过去的奴隶制中对黑人的羞辱。”


只需要看电影《自由之心》(12 Years a Slave),我们就可以知道这个词是如何使黑人感到自卑和没有价值。



亲密昵称?


在英国历史上,我们也会看到这个词曾经被用以表达“亲密”,虽然仍有负面含义蕴含在内。

1840年代,英国科学家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和他的妻子艾玛(Emma)在信中,以这个词为昵称称呼对方。


根据达尔文的通信,他的妻子将这个词用来表达“爱慕”,而达尔文则用这个词“巧妙地暗示丈夫这个身份如同奴隶。”


这个“N”开头的字也是黑色拉布拉多犬只的名。一只拉布拉多是第二战期间,英国皇家空军617中队(众所周知的丹巴斯特 Dambusters战役)之吉祥物。


安德鲁斯教授说:“关于N字的部分用途,譬如为何将它用来指称狗,以及为何被用来表达情爱,都是因为在这些指涉中,我们被看作动物一样。”


“这词有不同的版本。一方面,所谓“好的”(N字)是用来指涉奴隶,后者被视为服从的,按照指示行事,对主人忠诚”


黑色拉布拉多犬的名字中就有“N”字

“另一方面,坏的N字,是被用来指称那些非常暴力,阳刚和危险的人。但无论如何,用这些词的时候都是在说他们“不是真正的人类。”


二战后,针对从英联邦国家(The Commonwelth)移民到英国的黑人和亚洲人的种族歧视中,人们看到这个词在日常生活和政治中一直被用来歧视对方的种族身份。


1964年的选举中,保守党议员格里菲思(Peter Griffiths)在竞选中赢得了西米德兰兹郡(Smethwick)的席位,当时他的竞选活动使用的口号便是:“如果你想和“N”(黑人蔑称)住邻居,请投票给自由党或工党。”。


当时的口号完整拼出了N字。


现代史的这一页可是我直到最近才知道的事情,虽然我之前也上过英国中等教育普通证书(GCSE)的历史课。 现在,这让我想知道,过去在学校里教到这些痛苦的历史过去时,课程上是否有帮助更多人了解这个词语的“恐怖遗产”,以及为何这词语令人如此不满。


这场选举是在50年前,但是这个词在今天仍然以如此贬义的形式被使用。


2017年,工党议员黛安·阿伯特(Diane Abbott)揭露了种族主义者如何持续用这个词唤她,这些人通过电子邮件和社交媒体上霸凌她。


2018年,卡塞斯一家人,在搬到曼彻斯特的一个社区数小时后,“不要黑人”( no blacks) 和一个“N字”的涂鸦出现在他们家墙外。


今年6月,在埃塞克斯(Essex)郡的一些黑人家庭说,他们收到了种族主义信件,除了N字出现在信中外,还包括杀人威胁字眼。


英国国民保健署(NHS)的工作人员和歌手K-Dogg称这个词,是7月份他遭到种族主义用汽车冲撞袭击时,他耳边听到的喊叫字眼。


在大众文化中,有关种族歧视的字眼之使用,也引起很多辩论。

不同看法


但并非所有人都认为这词有问题。


2013年,一些BBC观众抱怨说,当编辑将老影集《非常大酒店》(Fawlty Towers)中一集,删除包含该词的一行台词时,观众说这是“洗白历史”。


2015年,BBC第一广播电台(Radio 1 )对3000名18至29岁的年轻人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超过四分之一的人认为在某些情况下可以接受使用这个词。


今年7月,丹巴斯特(Dambusters)战役的狗的名字被从墓碑中删除,原因是英国皇家空军坎普顿基地(RAF Scampton) 不希望再使用冒犯性的名字”。但3000多人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将狗的命字放回墓碑,有人认为这是“不明智的决定”,因为那只狗是“历史的一部分”。


BBC电台主持人埃迪·内斯特(Eddie Nestor)在今年八月份的节目中讨论了使用该词的议题,并收到很多不同看法。


一名听众马克来电说,围绕是否使用这个词的讨论已变得“过于敏感。”


另一来电者肖恩称,这词已被“妖魔化”了,并补充说:“如果你经过我身边打我耳光,我会被冒犯,但如果你在光天化日下用任何名字叫我,我只会昂首走开。 这只是一个字眼,无法伤害我。”


同时,关于这个N字,常被问到的问题是:“为什么有些黑人仍然使用它?”,以及“为何饶舌歌曲中,白人歌手就是不能用到这个词?”



黑人专用权?


这让我回想起我最喜爱的喜剧电影之一,《 尖峰时刻》(Rush Hour)中一位黑人演员克里斯·塔克(Chris Tucker)在电影中总是用N字招呼他的黑人朋友:“我的[N字]朋友,你好吗?”但当电影中,成龙将这段话复制,并对黑人打招呼时,却立即引发了一场激烈打斗。


你还会在美国饶舌歌曲和英国车库饶舌(Grime)中听到这个词。


我在推特上,读到了种族研究专家史丹佛(Jacqui Stanford)博士有关该词使用历史的文章。

她说,从历史上看,当年的黑奴自己创造了一种语言,他们“常使用奴役者的语言架构和话语。”


她继续写道,之后“黑人成功地抛弃N字在一开始使用的意义,并在我们挣扎求生的过程中,扬弃了这个字中原有的蔑视与不敬,赋予新的含义,使其变得平常、可用”。


2017年,工党议员阿伯特(Diane Abbott)揭露了种族主义者如何持续用这个词唤她。

我就此事曾与斯坦福博士进一步谈过,她说这个词是个“复杂的词”,她自己“不一定全然排斥、拒绝它。”


在我们对话期间,她使用了完整的N字,而每次我听到它时,我都会感觉到我的身体在紧张。

她说:“这个字之所以被管制,是因为黑人在某些时候,听到这个字的当下是处于没有选择余地的时候。因为在那当下,N字是用来针对黑人的弱点、被滥用以加深黑人不如白人的自卑感。”她说。


“这词能存活下来,来自黑人的拯救。因为黑人将这个词,铭刻在自己的生命,没有其他人能拿去用。一但,其他人尝试夺取它,并利用它的时候,暴力就出现了。”


在2018年,歌手肯德里克·拉马尔(Kendrick Lamar)在他的一场音乐会上阻止了一名白人歌迷,在他的舞台上演唱他的歌曲“M.A.A.D City”,因为N字反覆出现在这曲目中。


解释他这样做的原因,他告诉《名利场》说:“我已经在地球上生活了30年,白人说我无法做到很多事:获得良好的银行信用、在城里买房。太多的“你做不到”:无论是面对面还是来自其他地方。


“所以,如果我说这是一个能属于我的字眼,就让我拥有这个字眼。”


斯坦福说白人不能使用这个词,因为这个词与奴隶制的关联还在。


“这个字最初是白人创造的,但他们现在已经失去与这个字相关的权力,失去了可以随意使用这个字的权力:他们失去对这个字的所有权”。


安德鲁斯教授补充说:“如果了解这个词的历史及用法,那么你会知道这个字不是供白人使用的,也不是供其他人使用的。”


“如果你看看我们黑人使用这个词的方式,会更容易让人接受——我并不是说自己支持使用这个字——我们用这个字多半是表示喜爱,表达自家人之间的亲情和关系紧密,是用来认知我们所处的大环境。”


“因此,若你不是黑人,你将无法做到这一点:实际上,你不能以我们黑人使用这个字眼的方式来用这个词。这绝不可能。因为你跟我们活在不同的处境里。因此,除了黑人之外,这个字眼在任何地方被使用都是大错特错。”


但是,有些人觉得这个词不应该被任何人使用,无论他们的种族背景。


工党黑人议员戴维·拉米(David Lammy)8月在LBC电台说:“实际上,这可能是英语中最令人反感的单词。”


他说,他明白要重新取得过往被奴役的历史主导权,包含这些歧视性的语言。但他补充说:“我想说,现在该是消弭这些字眼的时候了。如果黑人的生命至关重要,那就不要用它,我们该拒绝它。”



来源:BBC英伦网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及原新闻网站,不代表本站立场

4 views0 comments

我们在这里

有任何疑问或建议?请随时联系我们:info@i68.ie

Have any problems? Please feel free to contact us at info@i68.ie

Copyright ©2020 i68.ie, All Rights Reserved.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