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电影如何打开了西方大门


当印尼作家杰希 苏丹托(Jesse Q Sutanto)将自己的小说“A Dials for Aunties”签约与出版商时,她万万没想到,这本书的电影版权不久后就被Netflix抢购买下。


这位来自雅加达的作家,将她的处女作描述为《疯狂亚洲富豪》与《老板度假去》(Crazy Rich Asians meets Weekend at Bernies)混合体。


她又说,这个故事,恰好在适当的时机出现:剧情是一位婚礼摄影师意外地杀死了她的初次约会对象,然后将尸体藏在婚礼。


“因新冠疫情封锁下的每个人都需要振作精神。夸张的故事情节,尸体和大型婚礼的荒谬性可以让人逃避现实。其中,印尼华人婚礼令人惊叹,平均可以有 2,000名宾客。而我小说中的女主角必须在妈妈和阿姨的帮助下将尸体藏起来。”


苏丹托将是影片监制, 导演是娜奇卡·可汗(Nahnatchka Khan),后者作品有美国电视剧《菜鸟新移民》( Fresh Off the Boat ),一套有关台湾移民如何适应美国生活的剧集。


但是她认为,如果没有《疯狂亚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的成功,这笔电影交易就不会发生。


根据关凯文(Kevin Kwan)小说改编的《疯狂亚洲富豪》是第一部全亚洲演员的好莱坞大片,全球收入约2亿英镑。


紧随其后的是韩国电影《寄生上流》(Parasite)的历史性胜利,该片在今年早些时候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奖。


那么这股文化力量的转移,也会回过头来改变东方影坛吗?

www.i68.ie 爱聊吧|韩国电影《寄生上流》是拿下奥斯卡最大奖的首部非英语电影,韩国在这潮流中继续领先。

亚洲影视文化蓄势待发


澳门国际电影节艺术总监古里奇(Mike Goodridge)解释说:“2020年许多问题汇流成了今年这场完美风暴”。 该电影节于2020年12月举行。


“现在,中国正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影市场。那里有13亿人口,相比之下,远胜于美国市场。现在中国出产了好多大片,一部能在那里赚上近10亿美元。”


古里奇又说:“亚洲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过去,我们一直被笼罩在人们所说的“美国文化帝国主义”。因为,过去每个人都习惯于等着去戏院看部好莱坞大片,而好莱坞主宰电影制作及全球放映。”


“但是像Netflix和Amazon这样的串流媒体出现,任务是要在每个国家及地区吸引订阅者。因此,你不能只向这些观众播放《复仇者联盟》等漫威电影就万事大吉。你还必须制作本地电影和电视。观众想要看自己的故事。”


“因此,这些美国公司将资金投入整个亚洲,包括在新加坡设立亚洲总部。”


古里奇认为,再次有冲出亚洲的热片的可能性很大。


“这种转变实则与新冠病毒大流行不谋而合。由于疫情,许多好莱坞电影延后上映。所以待在家的亚洲观众将注意力集中在很多我们从未看过,有趣的电视或电影上,”他补充说:“人们对于需要看字幕的影视作品心态更开放了。”


韩国的音乐产业成功的将防弹少年团(BTS)等韩国流行文化(K-Pop)出口到世界各地,吸引许多全球歌迷。之后继《寄生上流》拿下奥斯卡最大奖的首部非英语电影,韩国在这潮流中继续领先。

www.i68.ie 爱聊吧|韩国电影《无价之宝》

《寄生上流》的字幕翻译和电影网站“koreanfilm.org”创始人帕奎特(Darcy Paquet)协助策划今年在伦敦举办的韩国电影节。该电影节于10月29日以韩国大卖的电影《无价之宝》(Pawn)开幕。《寄生上流》在全球的成功,也让奉俊昊导演过去的电影,包含1994年发行的《支离破碎》(Incoherence)和2004年的《流感》(Influenza)在该影展成为最卖座的电影。


帕奎特预测:“当然,奉俊昊现在受到全球关注。奉的电影风格使他吸引了众多观众,但其他韩国导演,譬如朴赞郁在国际上也拥有越来越多的追随者。”


“韩国上电影院的平均人数是全球最多。这是一个真正热爱电影的社会,他们说故事的方法也很老练纯熟。”


“我们可以期待更多精彩的韩国电影在全球会产生影响,现在西方观众可能更愿意接受这些电影了。”

www.i68.ie 爱聊吧|《疯狂亚洲富豪》在中国票房惨淡。

东方或西方?


这些电影将镜头对准西方观众可能不熟悉的文化价值。


帕奎特说:“人们非常重视家庭,或个人在家庭里的角色,一直是亚洲电影人物吸引人的关键。”她补充说:“在日韩或中国,教育,科学和技术都很被重视。这在这些国家的电影中可以看见。”


“而且,与好莱坞故事相比,亚洲电影讽刺的手法少得多,故事情感表达十分直截,并可能非常强烈。”

但是,成功地将文化价值观传递给西方观众,并不总是那么容易。


古里奇解释:“中国的故事情节写得很好。” “他们遵循社会规范:在一个故事中,无论什么情况,如果您犯了谋杀罪,就铁定要入狱。”


“但如果您习惯了好莱坞讲故事的节奏,看到一些中国电影时就会想:“他们根本不可能入狱!”,因为中国电影对道德价值更具反思性。”


而且这种误解可以是相互性的。譬如,古德里奇指出:“《疯狂亚洲富豪》在中国就票房惨败。”


然而,考虑到《疯狂亚洲富豪》在其他地方的成功,以及导演王璐璐(Lulu Wang)的《告别》(The Farewell)等电影的受欢迎程度,好莱坞似乎开始相信亚裔美国人的故事有潜力吸引更多观众。


最近宣布,“追杀夏娃”(Killing Eve)的演员吴珊卓(Sandra Oh)和另名演员奥卡菲娜(Awkwafina)就将出演Neflix一部关于姐妹互斗的喜剧。


而《亚洲超级富豪》的其中一名制作人林黛儿(Adele Lim 音译)将与日本制片希卡里(Hikari)及柯蒂斯(Richard Curtis)共同制作一部浪漫爱情剧《迷失》(Lost for)。林黛儿之前还请奥卡菲娜和越裔演员凯莉·玛丽·陈(Kelly Marie Tran 音译)共同为迪士尼的新动画《 Raya and the Last Dragon》配音。

www.i68.ie 爱聊吧|《游牧人生》由中国导演赵婷执导。

但是亚洲还需要好莱坞吗?


越裔美国电影人安德森·黎(Anderson Le 音译)说:“以越南为例,这个国家有1亿人口,他们像韩国,台湾和新西兰一样,很好地应对了Covid-19危机。”


黎先生是本月夏威夷国际电影节的艺术总监。他共同创立了电影制片厂东方(East),该电影制片厂的故事都来自越南和东南亚。


他解释说:“这些国家一半的人口不到40岁。”


“(疫情间)电影院开放,票房很好。而且因为没有好莱坞电影的竞争,所以观众们正在观看一些精彩的本土电影。”


“我认为越南,中国和韩国等国家,现在甚至都不需要理会美国电影。他们就像印度的宝莱坞电影工业一样,在自己的国家就已攀上颠峰。在其他地方取得的成功,则是锦上添花。”

但黎先生同意,亚洲确实希望在奥斯卡大放异彩。希望来自自己家乡,有关自己文化底蕴的作品能在好莱坞获奖。


2021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我们可能又会看到亚洲电影人在奥斯卡发光。


奥斯卡女主角得主法兰西丝·麦朵曼(Frances McDormand)主演的一部新片《游牧人生》(Nomadland),背景是在美国,但导演赵婷(Chloe Zhao)则来自中国,她亦可能会成为奥斯卡第二位拿下最佳导演大奖的女性。


来源:BBC中文网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及原新闻网站,不代表本站立场

i68.ie爱聊吧 | 海外论坛 | 留学在线 | 优惠情报 | 爱岛美食 | 二手信息

i68.ie (爱聊吧) 建立于2019年12月20日,致力于为爱尔兰华人提供包括时事新闻,生活信息,留学热点,购物指南和海外论坛在内的综合信息。

i68.ie (爱聊吧) was founded on December 20, 2019 and is committed to provide oversea Chinese with integrated services including latest news updates, life information, school and college insights, shopping guide, and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我们在这里

有任何疑问或建议?请随时联系我们:info@i68.ie

Have any problems? Please feel free to contact us at info@i68.ie

Copyright ©2020 i68.ie, All Rights Reserved.

  • Facebook